媒体聚焦

【第一财经】如何打通小微企业纾困最后一公里?齐鲁银行:产品+技术,服务有底气

2022-06-23 10:09:02

   

  建立金融服务小微企业敢贷、愿贷、能贷、会贷的长效机制,是央行围绕小微企业融资问题,对银行等金融机构提出的最新要求。 

  “短短一个月左右时间,我们累计为1万多户小微企业以及个体工商户发放小金额的纾困贷款。”6月17日,在主题为“中小微企业纾困的‘最后一公里’”的云上会中,齐鲁银行普惠金融部副总经理肖义表示,当前银行业对普惠小微贷款的投放力度和动力已经达到空前水平。

  但政策从出台到落地、落细再到直击企业痛点,还需要不断摸索,尤其在疫情冲击下,如何为更多企业精准纾困,是摆在每一家金融机构面前的首要难题。作为山东当地区域经济的主要金融服务机构,齐鲁银行成立26年来一直坚守“服务地方经济、服务中小企业、服务城乡居民”的市场定位,为当下纾困中小微企业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竞争力。

  从“鲁担—助业贷”“鲁担—创业贷”“鲁担—惠农贷”,到“齐鲁链融e贷”“小e管家”,齐鲁银行不断利用金融产品和技术的迭代创新触达最需要的中小微企业。截至2021年末,该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371.4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近百亿元,增速接近36%;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户数3.7万户,较上年末增长2917户,贷款平均投放利率5.56%,较上年下降36BP。

  从财报数据可以看出,自2021年6月18日登陆上交所主板以来,齐鲁银行经营业绩稳中有进、资产规模和质量持续向好,为建立“敢贷、愿贷、能贷、会贷”的小微企业服务长效机制进一步筑牢了基础。

   

  小微企业纾困有方法

  作为中小微企业“活水”的主要来源,银行信贷在新冠疫情背景下成为纾困的关键。

  作为一家成立26年的老牌城商行,齐鲁银行过去一直坚守“服务地方经济、服务中小企业、服务城乡居民”的市场定位,在积极“愿贷”的同时,也积累了不少“会贷”的经验。

  “目前,各家银行甚至争相投放普惠小微贷款,竞争相当激烈,从银行角度而言,这些情况在过去都从来没有过,”肖义在云上会上介绍,“最近几年,国家的普惠金融政策一直在持续发力,从银行视角而言,各家银行近年来在普惠贷款投放方面都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精力,无论是整个行业还是齐鲁银行本身,小微企业贷款规模都是连年提升,贷款利率逐年下降。”

  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贷出特色、保持定位?作为山东当地一家地方银行,齐鲁银行在助力地方经济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过程中,通过产品创新与技术迭代结合,打造了一套独特的小微企业服务模式。

  一方面,齐鲁银行利用区域优势,与省、市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合作,联合开发推出“鲁担—助业贷”“鲁担—创业贷”“鲁担—惠农贷”等线上和线下银担贷款产品;另一方面,持续推进线上化、数字化转型,不仅上线了“齐鲁链融e贷”业务和农户批量营销模式,还研发启动了移动网贷平台“小e管家”,在满足全产业链中小微企业多层次资金需求的同时,不断提高业务办理效率。

  2021年,齐鲁银行通过线上渠道累计为9335户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支持50亿元,而“齐鲁普惠微平台”线上微贷家族目前已累计为超过3万户小微客户提供贷款,累计授信支持达100亿元。

  截至去年年末,齐鲁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已经达到371.4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7.62亿元,增速高达35.67%;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户数3.7万户,较上年末增长2917户;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投放利率5.56%,较上年下降36BP,全面完成普惠金融各项监管考核指标。

  目前,齐鲁银行服务公司客户7000余家,其中97%是中小微企业,全行普惠小微贷款余额397亿元,规模位居山东省城商行首位。

   

  打通最后一公里

  但不可否认的是,小微企业纾困仍有诸多困难需要双方共同克服。尤其今年以来疫情反复,尽管各部门针对小微企业纾困的政策不断,但从政策的出台到落地、落细,仍然需要一个过程。从金融数据来看,由于有效信贷供需不匹配等问题突出,甚至出现了信贷增长阻滞的现象。

  一边是中小微企业大量且迫切的资金需求,一边是部分银行惜贷、惧贷,如何打通小微企业纾困的最后一公里,实现精准纾困?

  5月26日,针对当前疫情冲击影响部分行业企业困难增多,以及金融机构内生动力不足、外部激励约束作用发挥不充分等问题,央行印发了《关于推动建立金融服务小微企业敢贷愿贷能贷会贷长效机制的通知》(下称《通知》),从健全容错安排和风险缓释机制、强化正向激励和评估考核、做好资金保障和渠道建设、推动科技赋能和产品创新等方面部署了共计20项举措。

  肖义以疫情期间受影响较大的餐饮行业举例称,齐鲁银行在关注企业规模和经营能力等常规指标的同时,也会采取更多的灵活融资支持考量方式。“包括一些日常经营收入的流水,对职工工资的发放情况,以及职工社保、税务票据发票等,我们都会综合考量,灵活提供融资支持。”肖义认为,疫情期间银行业的风险管理挑战更大,但并非没有解决之道。

  此外,对于缺乏抵押物且资金投入较长,需要长期资金支持的研发型企业,除了使用创新的无形资产价值考量以外,齐鲁银行还有一套特色的服务模式——“一专两联四单”的科研金融支持模式,即专业化经营,银政联合和投贷联动,以及四项单独机制,包括单独的企业准入机制、信贷审批机制、产品体系和业务团队。

  《通知》在加强信贷供给方面提出,地方法人银行新增可贷资金要更多用于发放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确保涉农和普惠小微贷款持续稳定增长。

  这也是齐鲁银行“擅长”的领域。据悉,通过深耕“三农”市场,齐鲁银行已经在当地打出一份乡村振兴的“齐鲁样板”。通过搭建县乡村“三位一体”服务网络,完善“一县一品”特色产品货架,齐鲁银行创新“黄瓜贷”、“甜瓜贷”、“黄羊贷”、“辣椒贷”、“锦鲤贷”等特色惠农贷款产品,支持了一大批发展潜力大、区域特色明显、经济附加值高的涉农小微企业发展。截至目前,齐鲁银行共开发30余款惠农助农特色产品,对应发放贷款超过43亿元。

  “从今年来看,我们行普惠性小微企业贷款总量达到400亿,比去年增长接近30亿,一季度贷款增长情况和去年同期相比基本保持同等水平。”肖义介绍说。

   

  敢贷、能贷的底气

  在银行加大小微企业纾困的同时,业内对不良贷款率的担忧也不断升温。但对于齐鲁银行来说,政策的大力支持、过去积累的小微企业融资模式和经验,以及不断增厚的资产和盈利安全垫,都是其敢贷、能贷的底气。

  今年4月,因为受疫情影响齐鲁银行的贷款增速有所放缓。但从5月初开始,齐鲁银行就积极响应济南市号召,大力开展政策性纾困贷款的业务。“短短一个月左右时间,我们累计为1万多户小微企业以及个体工商户发放小金额的纾困贷款。”肖义表示。而同期,该行小微贷款不良率依然保持了相对平稳的水平,并实现了进一步为企业减负,贷款投放利率较去年下降0.2%以上。

  此外,借助疫情后央行出台的“两项货币政策直达工具”,齐鲁银行已经累计为2900余户小微企业办理延期还本付息70.4亿元,向1.38万户小微客户发放信用贷款68.4亿元。分两批发行80 亿元小微专项债,募集资金全部专项用于发放小微企业贷款。

  截至今年6月18日,齐鲁银行已经登陆上交所主板市场整整一年时间。也是在这一年,该行发生了明显“蜕变”,资产、存款、贷款、净利润等主要指标增量均创历年新高,规模稳步增长的同时,盈利能力实现大幅提升。

  2021年,齐鲁银行资产规模同比增超20%突破4300亿元;存款总额较年初增长近20%达到2930.03亿元,贷款总额达到2166.22亿元,同比增幅达26.07%。同期,该行营业收入首次突破百亿达到101.67亿元,同比增长28.11%;净利润同比增长20.73%,首次突破30亿元。

  资产质量和风险抵御能力方面,齐鲁银行不良贷款率已经保持了“三连降”,去年年末拨备覆盖率提升近40个百分点达到253.95%,资本充足率也提高了0.34个百分点达到15.31%。

  今年以来的疫情反复并没有影响齐鲁银行继续向上发力。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齐鲁银行资产规模突破4500亿,存款余额突破3100亿,贷款总额达到2300多亿元,实现净利润逾9亿元,实现了上市首年首季开门红。

  良好的增长态势也为反哺实体经济进一步筑牢基础。作为全国首批、山东省首家设立并引进境外战略投资的城商行,齐鲁银行抓住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机遇,在服务黄河战略、自贸试验区、新旧动能转换、强省会战略等方面积极参与,助力当地经济产业转型的同时,也为自身的发展赢得了更大的空间。

  比如在服务黄河国家重大战略方面,齐鲁银行投放了超过18亿元支持济南和东营部分区县迁建,在聊城落地千万级碳排放权融资质押业务。截至2021年末,全行累计发放光伏贷3.16亿元,发行绿色金融债60亿元,绿色贷款余额达到129亿元,有力支持了区域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

  此外,通过持续加强县域普惠金融能力建设,齐鲁银行在县域的竞争能力也不断提升。截至去年年末,齐鲁银行县域支行存款余额达到668.5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3.44%,贷款余额518.1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0.55%,其中普惠型贷款余额106.5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65.22%。